李致远放出纹兽,纹兽出来后按照主人的心意,开始吞噬半兽人二哈残破不堪的躯体……

    鱼刀道“李大哥,信息不全,也没关系,你想去哪里,我可以为你指引方向,地心世界,没有我不熟悉的地方,还有就是,你要找什么人,我都可以帮你找到,你不方便露脸的事情,我可以帮你去做……”

    鱼刀还是相当实诚的,对李致远比较忠诚,再说他的家人都要李致远保护,所以他对李致远不敢不忠诚。

    这一番话,虽然没有直接了当地说出来,其实明显就是以死尽忠了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的鱼刀在地心世界可谓是风云人物,是地心世界通缉的头号大叛徒,人人得而诛之。

    鱼刀只要在地心世界露脸便会遭到灭杀,所以他说要帮李致远做事,其实就是把自己的生死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份心意就行了,我不会让你那么轻易送死的,我李致远的女人和兄弟,都不能死,”李致远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李大哥保我家人安全,我无所谓,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了,早把生死看淡了,而且现在以这种非人非兽的形式存在,我也极为的痛苦和不堪,死,对于我来说,或许是一种解脱。”鱼刀说着,声音黯然。

    “兄弟,别气馁。”

    李致远道“我告诉你一件事,我曾经有过一个兄弟、他名叫依山,我初见他时,他的样子比你还难受,他也是有家不能回,也是无比的痛苦……

    后来我不但让他如愿以偿地回到了他的家乡,还还原了他本来的面目。

    再后来,他把他的妹妹依云嫁给了我……后来依云还为我生了儿子,现在,我们的儿子都快长大成人了……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鱼刀也是聪明之人,自然是明白李致远的意思,当下他也是极为的激动。

    不过最终他的激动还是化作了一声叹息,“唉,可惜我妹妹是个半兽人,长得不如人类女子漂亮细腻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李致远听了这话苦笑不得,劈手一巴掌抽在了鱼刀的脸上,将他打飞出去,“你什么玩意你?你就是这样看我的?我把你当兄弟,你把我当什么?把我当成色鬼还是色魔?你以为我帮你是为了美色,为了占有你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李大哥,不,不是,我,我错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鱼刀懊悔不已,羞愧难当,“我真不是那个意思,李大哥对我这般好,我鱼刀无以为报,所以就希望能有一个好妹妹嫁给李大哥……那样咱们就是真正的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李致远的一巴掌不重,鱼刀没有受伤,它又游回到了李致远的身前,一副犯了大错的自责之态。

    李致远瞥了它一眼,“我是好色,但是你也知道我不缺女人,说真的你妹妹还真不入我法眼,不过嘛,如果将来我成了天外天的主宰,会把你和你妹都变成人类,那样的话相信你妹妹的姿色还是很不错的,到时候我会娶她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鱼刀激动的说不出话来,身子抖动不休,坚铁一样的鱼鳞闪着寒光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再提这件事了。”李致远将鱼刀一把抓到了面前,低声说道:“我已经成功地挑起折叠世界对地心世界的仇恨,成功地引发了战争,大功已经告成。

    此番再入地心世界,也并没有太大的事情,我只是想在地心世界修炼我的肉身,让我的肉身达到你们半兽人一样的强度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我的肉身修为,不说诸天万界最强,至少在天外天世界,无人能及。”

    “呃,”鱼刀长长地松了一口气“那这事好办,我可以带李大哥去一个地方,这个地方相对比较隐蔽,不容易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现在我们进入地心世界,还是相当危险的,”李致远道“我们暂且退回到海底世界,然后等折叠世界的军队到来,到时候趁乱进入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大哥果然考虑周全,”鱼刀闻言,也是由衷地佩服。

    这时,那吞噬了半兽人二哈躯体的纹兽,发出怪叫连连,躯体内更有一层的黑雾冲出,将它包裹。

    黑雾鼓涨中,纹兽叫声不断,那叫声带几分的痛楚,仿佛是在蜕变。

    因为纹兽有过这样的一次经历,所以李致远这时也不担心它。

    片刻后包裹它躯体的黑雾消散,纹兽显出形体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次的蜕变,那纹兽的躯体又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不过改变不大,真要说有变化就是它的兽甲更加的坚固了,而且变得有点类似于半兽人二哈的兽甲。

    这说明了一个现像。

    那就是纹兽所获得的兽甲是可以改变的,无论是外形还是防御。

    当然变化的还有力量。

    吞噬了二哈后、纹兽的力量又有所增加了。

    这种变化,作为纹兽的寄宿体和主人,李致远最能真切地感受到。

    因为纹兽的变化,也是他的变化,纹兽增加的防御力与力量,作为主人的他,也会同步增加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要是一直不断地吞噬半兽人,不知道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看着变化后的纹兽,李致远也是暗暗地惊奇。

    意念一动,将纹兽收起,纹兽化虚后融入到李致远的背上,主宠血肉相连。

    这时从那纹兽一样的部位,传递出一股力量和防御,融入到了李致远的身体内。

    “李大哥,您这头宠兽,真的好神骏,它的实力,完全可以媲美在空玄境界以上了吧,如果拿我们半兽人相对比,应该是先蛮境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蛮境界……”李致远不屑一笑,没有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身形一动,向上拔起,直接以半兽人安德的样子飞升,向着海井口处而去。

    鱼刀紧紧地跟在后面,很快他们便出了海井,又回到了海底世界。

    望着斑斓神秘的海底世界,李致远来了兴致,道“鱼刀,我们趁这个空闲,探索一下海底世界,看看有什么好玩的地方,好吃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大哥,真要说海底世界,还真有好吃的好玩的,比如海参族,海虾族,海蟹族等等,这些海族中可是美味多多。”

    “虾蟹这些东西其实我早就吃腻味了,”李致远道。

    “李大哥,您所吃的是最低级的虾蟹吧,”鱼刀道“真正好吃的虾蟹、不是最低级的也不是最高级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呃,看来你对海底世界这么了解呀?”李致远也为之诧异。心想这鱼谍果然不简单,居然把海底世界摸得这么清楚。

    “在遇到李大哥您之前,我一直在海底世界当卧底,所以对海底世界比较了解,差不多可以用了如指掌来形容吧,”鱼刀道。